斯里兰卡——印度洋上的一颗蓝宝石

136098908202018-8-24 10:46:47

游记的目的地:斯里兰卡  游记主题:摄影

斯里兰卡——印度洋上的一颗蓝宝石

金色的海滩上椰影婆娑
壮观的高山茶园层峦迭嶂
暮色中的城堡尽显昔日的威严
湖光山色、鸟语花香
还有那些数不尽的野生动物
……
这就是有着“印度洋上的珍珠”美誉的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旧称锡兰,位于印度次大陆的东南端,四面环海,西北部隔保克海峡与印度隔海相望,宛如镶嵌在印度洋上的一颗宝石。
   “兰卡”一词来自梵语,是古代僧伽罗人对本岛的称呼,意为“土地”“岛”。斯里兰卡意为“光明富庶的土地”或“乐土”,斯里兰卡政府选择这个词作为国名,体现了斯里兰卡人民对自己祖国的热爱和由衷的赞美。这里风光旖旎、景色宜人,终年繁花似锦,草木葱茏,既具备优越的自然环境,又有独特的民族风情和人文历史景观。

春节假期,对这个与我国有着传统友谊的悠久古国为期八天的行摄之旅



丹布勒——隐匿在岩壁下的精美神殿


    丹布勒是我这次兰卡之行的第一站,丹布勒石窟寺是斯里兰卡最著名的石窟寺,始建于公元前1世纪。以石窟群落及雕刻、壁画而闻名,199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在我们抵达这里的时候,天下起了濛濛细雨。步行约半小时爬至山顶,在石窟寺门口须脱鞋方可进入(寄存费25卢比/人)。石窟依岩壁而凿,长16公里、高150米的石窟内共有五座洞庙,佛像150尊,都隐匿在狭长石壁下的天然洞穴中。

    第一石窟里,巨大的睡佛几乎把整个石窟的空间占据满了,佛陀的双足绘满了花纹,面容安详,好生美妙。第二洞窟是所有佛窟中最大的,内有近百尊立佛和坐像,还有两尊公元一世纪前来朝圣的国王和十二世纪为石窟贴金的国王的雕像。窟内两入口之间还有佛陀安坐在四周的佛塔。石窟内除了佛陀等雕像,还有带故事情节的壁画,就连窟顶也寸尺不留地绘满了彩色壁画。壁画染料是天然树汁和矿物,至今色彩艳丽,极为难得。 

    雨水的淋漓,曼陀罗花的恣肆,莲座的圣洁,梵音的袅袅,世俗的喧嚣以及对天地万物的猜想,都在那个午后的细雨中娓娓道来……




狮子岩——失落的空中宫殿


    在斯里兰卡中部的丛林中,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平地崛起,似一头庞大的卧狮,平坦的顶部竟然建有一个空中宫殿。这就是当地人眼中“世界第八奇迹”的狮子岩(Sigiriya Rock Fortress)。在斯里兰卡所有的古迹中,位于古城锡吉里耶的狮子岩无疑是最为著名的,早在1982年就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直到如今,斯里兰卡国旗上还有一个“握剑狮子”的图案,可见这个被命名为“狮子岩”的古迹在斯里兰卡人们心中的神圣地位。

    据史料记载,公元五世纪的僧伽罗国王迦叶波一世,因弑父篡位,惟恐为父报仇的同母异父弟弟莫加兰的报复,离开了原来的首都阿努拉达普拉,选中了离首都约70公里的狮子岩,决定把这个易守难攻的地方作为自己统治的中心,建立属于自己的王朝和宫殿。但18年后他还是兵败而亡。这座无数能工巧匠所建造的宏伟建筑也被毁弃,后来,斯里兰卡的王朝几经更迭,狮子岩竟然慢慢被世人所遗忘,随后便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默默沉沦,消失无踪。直到19世纪中叶,英国冒险家贝尔才发现了这座森林深处的千年古城,使之重见天日。

    一场突如其来的急风骤雨,让狮子岩在雨水的冲刷下更显壮丽,云雾缭绕其间,如仙境一般。伴着绵绵的细雨,我们步入锡吉里亚古城,它也是狮子岩的外围建筑。如今已是一片废墟,在导游的讲解下,隐约可辨认出古城当年的主体设施。古城东西长3公里,南北宽1公里,两条护城河和三面城墙环绕着东城、西城两个长方形城区。古城外围是修得非常工整的护城河,河面有几十米宽,据说当年河里还养着无数的鳄鱼,极具防御性。

    沿陡峭的山路,逐梯而上,首先参观的是绘有彩色壁画的石壁,由于空间狭小、游客众多,不得不在下面排起长长的队。随着参观的人群,缓缓进入壁画洞,在这里,一幅幅用原始泥土颜料画成的古仕女壁画跃然入目,令人遐思万千。当年的工匠们先是在绝壁里向内凿出一段凹巢,然后将凹巢表面敷平,再用斯里兰卡出产的天然颜料在石壁上面绘制壁画。据说当年绘制的壁画一共有500多幅,经过一千多年的风霜侵蚀和人为的破坏,壁画斑驳脱落,许多已经无法呈现原貌,如今仅剩下了22幅,全都分布在一个小小的岩洞里。这22幅壁画均为仕女图,图中仕女们体态丰盈、造型生动、色彩饱满,虽历经千余年的风霜,但仍保存完好、色彩艳丽如初。

    继续攀登便到达了著名的狮爪平台,岁月的风霜已让整个狮子已经风化脱落,孤零零的一对狮爪成为“狮子”仅存的风采。但仍可以感受到当年的宏伟气势。来者世界各地的游客在雨水中沿着几乎与地面垂直的狭窄而陡峭的铁梯爬向岩顶,到达岩顶后,眼前的风景豁然开朗。岩顶是一块面积超大的大平台,昔日繁华的宫殿已是一片残垣断壁。从残存的石柱、基石上,仍可看出这座失落的宫殿当初的规模和布局。放眼望去,尽显“一览众山小”高高在上的皇家气度。真是难以想象,在生产力尚不发达的一千多年前的人们是如何在这天堑般的巨岩顶部建造了如此规模浩大宫殿,不能不称之为奇迹。




康提——天堂很近 喧嚣很远


    清脆的鸟鸣声把我唤醒,拉开酒店厚厚的窗帘,再打开那扇大玻璃门,无比清新的空气夹杂着泥土的芳香扑面而来,清晨的太阳雨,落在露台前的芭蕉树上,让我想到那首古曲《雨打芭蕉》,五彩斑斓的小鸟欢呼雀跃的飞来飞去,偶尔还会落在露台的桌子上。参天的大树下绿草如茵,五颜六色的花朵竞相开放,一条碎石铺就的小路通向几十米外的马哈维利河边(Mahaweli Ganga斯里兰卡最长的河),河水静静的流淌着,几名渔夫泛舟河上,均匀地撒开轻柔的网,一只白鹭伴着啼鸣向河对岸的密林深处飞去……
    
    康提(Kandy),位于斯里兰卡中部山区,海拔488米,被生长着稀有植物物种的群山环抱,气候凉爽宜人。历史上是斯里兰卡的古都和宗教中心。位于康提湖畔的旧皇宫和佛牙寺是这里最著名的景点。旧皇宫规模不大,却是僧伽罗王朝文化的典型代表,国王的继位大典均在此举行。佛牙寺因供奉佛祖释迦牟尼的佛牙舍利而成为闻名世界的佛教圣地。在斯里兰卡,任何一个新当选的总统、政府领导人在竞选获胜或宣誓就职后都要来到佛牙寺祭拜佛牙。每年七八月间,斯里兰卡最盛大的节日—佛牙节在这里举行,在持续数天的游行过程中,盛装的象队背驮着装有佛牙舍利的佛牙塔、载歌载舞的人群和各种宗教仪式,吸引了世界各地的信徒和游客。

    佛牙寺每天上午与傍晚各开放一次,进入佛牙寺需经过安检,在入口处脱掉鞋子,赤脚进入参观。佛牙寺为木制结构,上面罩有金顶,佛牙舍利贡奉在佛牙寺的二层,里面挤满了信徒和来此参观的各国游客,排起长长的队伍。随着参观的人群缓步前行,很多当地的信徒席地而坐,向佛牙舍利虔诚跪拜,并献上盆盆的莲花。位于正中的一扇门打开后,正对一金塔,金塔中才是佛牙舍利,寺中维持秩序的和尚指挥游客从这扇门前快速通过,只能深情地望上一眼并禁止拍照。

    从佛牙寺出来,路对面是有着百年历史的皇后酒店,恰逢一对新人的婚礼在此举行,新郎、新娘及参加婚礼的宾客均身着华丽的民族服饰,仪式隆重而庄严。能在旅途中参加一场极具当地民俗风情的婚礼,也让这次旅行更增添了一份情趣和意义。

    康提,这座极具小资情调的山间古城,予人一种清爽舒适曼妙的感觉。绿色的山峦掩映着秀美的康提湖;古老的寺庙营造出一派安宁与祥和。古朴而又简单的生活气息甚至吸引了很多西方游客在此惬意的生活上一段时间。




努瓦纳伊利亚——红茶飘香的“小英伦”


    斯里兰卡是世界闻名的茶叶生产国和出口国,素有“红茶之国”的美称。斯里兰卡的茶叶种植园主要分布在中部山区和南部低地。按产地的海拔高度,茶叶分为低地茶、中地茶和高地茶,其中品质最优的是高地茶。

    努瓦纳伊利亚(Nuwara Eliya),海拔1890米,是斯里兰卡高地茶的主产区。由于海拔较高,气温偏低同时受季风的影响,成为全国雨量最充沛的地区,水分和雾气充足,土壤酸性强,这里所出产茶叶以芳香的气息和醇厚口感被认为斯里兰卡的茶中之王。由于这里气候凉爽、空气清新,同时也是斯里兰卡主要风景区和避暑胜地。

    旅行车穿行在努瓦纳伊利亚地区的山间,景色迷人的悬崖峭壁、山涧飞瀑不时从眼前飞过,一眼望不到边的高山茶园层峦迭嶂、高低错落,身着艳丽服装的采茶女点缀其间,薄云如轻纱飘在山脚下,仿佛穿梭在仙境中。

    MACKWOODS TEA创建于1841年,是一家有着170多年历史的茶厂,拥有27000英亩茶园。如今茶厂已被开辟为旅游景点,游客可在这里参观到茶叶从烘干到装袋整个的生产过程,车间里飘着浓浓的茶香,一切都让人倍感新鲜。坐在茶厂的大木桌前,一杯香气四溢的锡兰红茶伴着午后暖暖的阳光,在万里之遥的异国他乡是何等的惬意呀?
  
    抵达努瓦纳伊利亚小镇已是傍晚时分,我们所入住的Grand Hotel,是一幢被繁茂花草所围绕的淡黄色的三层建筑,150多年前由英国人建造,步入酒店,仿佛回到了电影中的某些场景:高大的窗子上挂着厚实的丝绒窗帘;厚实的木门上的铜把手被磨得锃亮;一架运行了上百年的古旧电梯仍在使用;墙上的油画描绘着殖民时期的内容;水晶灯泛着昏暗的灯光,乐师在一架古老的钢琴旁,弹奏出轻柔的旋律……仿佛一切都回到了19世纪的旧时光。

    19世纪英国人统治斯里兰卡,看中了努瓦纳伊利亚的自然环境而大规模地在此开展茶叶种植业的同时,也把英伦的生活方式一并带了过来,英国人在这里修建邮局、旅馆、度假别墅、高尔夫球场等,使这个山间小城宛如一座英国小镇,处处散发着浓郁的英伦风情,因此也被赋予“小英伦”的美称。




加勒——天堂之岸


    加勒(galle)是斯里兰卡西南部的海滨城市,位于首都科伦坡以南约100公里处,正好处于印度洋腹地。17世纪中页,荷兰人取代葡萄牙人成为斯里兰卡新的殖民者,荷兰人在斯里兰卡沿海地区的统治延续了150年左右。在荷兰殖民统治时期,于1663年在加勒修建立一座占地36万平方米的城堡。城堡建筑在岩石半岛上,这个半岛是个天然的港口,三面环海,地理优势不言而喻,使加勒成为大航海时代从欧洲前往远东的重要枢纽之一。如今这座荷兰城堡已经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并成为当地最著名的旅游景点。

    进入城堡,仿佛置身于一座欧洲古镇。殖民时代的遗迹完整的保留了下来,鹅卵石铺成的石子路两旁耸立着古老的建筑;白色的灯塔在落日的余辉中显得格外的耀眼;城墙上耸立着高高的钟楼……。站在城堡之上,凭海临风,望着浩瀚的印度洋,昔日的威严感油然而生。这里又是一个活着的古城,城堡里面的博物馆、教堂、学校、银行、军营、警察局……等一系列设施仍发挥着应有的作用,使古城恬静祥和而又有世俗的活力。

    上个世纪70年代,一些欧美国家的冲浪爱好者发现加勒附近的海岸非常适合冲浪运动,由此这一地区的海滩旅游业迅速发展起来。每到冬季,很多欧洲的游客来这里度假,金发碧眼的欧美人遍布大街小巷。加勒北10公里的西卡杜瓦(Hikkaduwa)是这一地区最漂亮的海滩,也是旅游服务设施较为完善的一处海滩度假地,不同档次的酒店林立在街道两侧,它被列为全球十佳观赏水下珊瑚的沙滩之一,是学潜水,冲浪的好地方。在加勒地区还流传一种独特的捕鱼方式——高跷捕鱼。在加勒地区很多海边有插有这种钓鱼的木棍,约十公分粗的木棍插在海水中,在上面有一横竿,渔夫就坐在横竿上悠哉的钓鱼,这种奇特的捕鱼方式极具视觉美,还被制成明信片和各种工艺品出售。1911年在加勒出土了被历史学家称为“郑和布施碑”的郑和碑,该碑表明我国大航海家郑和在1409年前后曾数次到访过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它似一杯五色的鸡尾酒,有瑰丽的自然风光、有古朴的民俗风情、有悠久的历史遗迹、也有本土文化与西方文化所融合而成的特色风貌……在这里旅行,让你在现实与梦幻中任意徜佯。

TA的旅行故事

更多>>